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美人如玉之小玉妃 >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九章大结局
  
      伸出掌心接了几滴雨滴,小玉儿握紧了手心又垂了下来。
  
      “皇太后,你又不带伞。”乌娜拎着雨伞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玉儿笑道:“我这不是还在屋檐下站着吗?又没出去,带什么伞。”
  
      乌娜却是板起了张脸:“衣裳都打湿了,还说没出去。”
  
      小玉儿低下头顺着乌娜的眼神看过去,正好看见旗袍的下摆处沾了一些水,只/小说www.m乌娜告饶:“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一定记得。”
  
      乌娜撑了伞挡住了走廊外飘进来的雨滴,抱怨道:“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雨就是下个不停。老是不放晴,这人心情都变的压抑了。看皇太后这几天都不怎么笑了。”
  
      小玉儿闻言忍不住摇头:“自己心情不好,还要拉上我做什么。不过下了三四天而已,要是江南进了梅雨季,一两个月都不得放晴,甚至三四个月只有几天不下雨也有可能的。要是人人跟你一样,可不都抑郁症了。”
  
      “抑郁症?那是什么症啊?”乌娜好奇。
  
      小玉儿愣了下,已经好久没有从嘴巴里说出那个世界的词来了,突然之间小玉儿倒是有些感慨了。正想着,却听到里面传出笑声来:“皇玛嬷来看看,孙女这篇大字写的怎么样?”
  
      小玉儿和乌娜相视一笑往里走去。
  
      却见伊尔哈站在书桌前一脸得色,小玉儿走上前去一看,居然是欧阳修的忆江南。
  
      小玉儿笑着拿起来看了下:“怎么是欧阳修的,你说写忆江南,我还以为白居易的?”
  
      伊尔哈歪着头道:“我喜欢这首。”
  
      “为什么?”小玉儿放下手上的大字,有些奇怪的问道。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为什么。”
  
      小玉儿失笑:“是啊,喜欢就喜欢,有了为什么,倒未必是真喜欢了。”
  
      伊尔哈从书桌后绕出来,拉着小玉儿的手撒娇:“皇玛嬷,你说我写的怎样?”
  
      小玉儿无奈的道:“嗯,不错。”
  
      伊尔哈扁扁嘴:“每次皇玛嬷不是说好,就是不错。都每一句好的。”
  
      “皇玛嬷可不像你,生在草原,长在关外。诗词歌赋都是自学,触类旁通倒是还行,让我对着这些文人的事情往深了说,可就是为难我了。”
  
      伊尔哈嘟着嘴,只好无奈的转换话题:“皇玛嬷,你什么时候准备回宫啊?”
  
      小玉儿看着屋外的绵绵细雨:“这个庄子离宫里又不远,你若想你皇额娘了,那就回去住几日吧。皇玛嬷在这里挺好。”
  
      伊尔哈立刻抱着小玉儿的手:“不要,伊尔哈要陪着皇玛嬷。”
  
      小玉儿拍了拍伊尔哈的手背,不再说话,而是对着窗外开始发呆。
  
      靖平六年的察哈尔阿布乃叛乱,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靖平七年四月,准格尔部僧格叛乱,靖平七年五月,车臣汗部巴布叛乱,靖平七年六月,硕托第三次率部北伐,在义州遭遇阿济格,郡王博洛战死,硕托兵败被俘,被斩首阵前。靖平七年十月,山西姜瓖叛乱,川陕总督何洛会兵败,残兵逃回北京;靖平八年四月,台湾郑成功率水师渡海进攻福建,耿仲明长子靖南王耿继茂战死;靖平八年十二月,平南王尚可喜率部入闽,却被困泉州;靖平九年5月,颖亲王阿达礼率水师南下,直接进攻台湾,郑成功只得回援,泉州之围遂解、靖平九年三月,傅勒赫率部进攻大同,五月,粮草断绝的姜瓖开城投降,姜瓖被押解回京后斩首。靖平九年五月,察哈尔汗阿布乃暴毙,阿济格立阿布乃年仅6岁的儿子阿穆尔为汗王,成为实际的察哈尔统治者。
  
      同年七月,阿济格陈兵大同、宣化一带,傅勒赫出迎,兵败,幸得副将拼死方救回一条性命。
  
      烽烟四起,就像兴和三年的时候一样,好似坐稳的江山又一次开始发出悲鸣。这一切在博敦和多铎好不容易达成共识之后,终于开始有了改变。
  
      靖平十年二月,豫亲王多铎率部西征。岳托从四川进入青海,出击准噶尔。在多铎和阿济格亲兄弟之间的战争,最后以多铎的胜利而告终,阿济格兵败自杀,尸首运回北京。以贝勒礼下葬。多铎班师后不到两个月,博敦御驾亲征车臣汗部。不日,准噶尔捷报传来,僧格率部西逃。靖平十一年三月,车臣汗部投降。
  
      至此,除了还在台湾海峡对峙的郑家,这场历时五年蔓延了大半个中原的大叛乱终于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还十天,你皇阿玛就该回京了吧?”小玉儿问道。
  
      伊尔哈点点头:“差不多该回来了,叔爷爷不是已经出城去迎了吗?”
  
      小玉儿点点头:“这些年,倒是多亏了你叔爷爷。你皇阿玛任性,非要御驾亲征。要不是你叔爷爷在京里坐镇,还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伊尔哈却是笑道:“对嘛,皇阿玛是皇上啊,为什么总想着要出去打仗,书上面的皇帝不是都是在皇宫里不出去的吗?“
  
      小玉儿拉着伊尔哈坐了下来,笑道:“那是汉人的皇帝,你皇玛法也好,还是你皇阿玛的玛法也好,可都是马背上长大,刀枪里生活的人,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就算是你皇阿玛,也是十几岁开始就跟在你叔爷爷身边。说起来,你皇阿玛登基之前,可是亲手抓过一个前明的皇帝的。”
  
      伊尔哈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皇阿玛都跟我吹过好几次了。哼,这次回来,都不知道皇阿玛要怎么吹嘘自己的功劳呢。”
  
      小玉儿掐了一把伊尔哈:“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皇阿玛?”
  
      伊尔哈皱皱鼻子:“本来就是嘛,不让说,我不说便是。”
  
      小玉儿无奈的看着这个鬼灵精,真是和东莪小时候一模一样。
  
      说起东莪,小玉儿倒是想起来:“说起来,你几个姑姑可都是好几天没来了。”
  
      伊尔哈也是很纳闷:“是啊,难道是弟弟们太调皮,姑姑们走不开了?”
  
      小玉儿瞪了她一眼:“你那几个弟弟有哪个比你还淘气的?”
  
      伊尔哈吐吐舌头:“我才没有淘气呢,伊尔哈明明最乖了。”
  
      小玉儿无奈。伊尔哈至今是独女,娜仁托娅无法再生育的事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不管朝堂上臣子们如何施压,博敦就是岿然不动。除了让娜仁托娅觉得愧疚之外,倒是让小玉儿觉得好生感动。若是当年多尔衮有博敦这番坚定的意志,自己当年和他何苦走那么多的弯路?
  
      只是感动归感动,小玉儿却是知道博敦如此做会意味着什么。
  
      对小玉儿来说,博敦这样做反倒是成全了她这个当母亲的心。江山只有一个,可是她有两个儿子,她不想兄弟相争,曾经故意要把雅苏喀养成一个纨绔子弟,却没想到,博敦会有这般的决然。
  
      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伊尔哈聊着天,渐渐的小玉儿却是觉得有些奇怪:“乌娜,虽然今天下雨,但是雨并不怎么大,怎么一个人都不见?”
  
      乌娜这才发现原本去拿水果的奴才居然至今还没有回来。不由的抱怨:“皇太后对奴才们是太好了,以至于让她们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在皇太后面前一点规矩都没有。”
  
      小玉儿却笑骂道:“这不是有你这个嬷嬷看着吗?瞧你这个样子,在我面前没规矩,可不是你在带头的?”
  
      乌娜无奈,只得往外走准备去寻那真没了规矩的宫女,结果还没出门却是发出一声尖叫,随后乌娜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大刀更是吓的立刻转身而逃:“有刺客来人啊抓刺客”
  
      在乌娜的高声尖叫中,飞快的闪出六道黑影,可是随着一把刀,两把刀,三把刀……原本因为下雨而显得有些空旷的庭院很快被一群穿着蓑衣的人给占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